中国首家网上媒体1995年1月12日创办    2001版 2003版 2007版

1. 长按二维码图片,保存至手机扫描二维码。

2. 使用微信打开此网页,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

云聚餐、云考试、云参会……海外留学生“宅家百态”

发布时间:    来源:广州日报 

U892P894T5D256860F42DT20200515085924.jpg

  云答辩、云聚餐、云考试、云参会、在APP上拼手速抢蔬菜配送……当在海外的中国人遇上新冠肺炎疫情,“云生活”启动了,在各国学习的留学生们如何利用“现代科技”最大程度减轻疫情影响?近日,记者采访到了来自意、德、加、美、日、英六国的数位留学生,他们开启了不同的“云生活”。

  期末考变“居家考”

  在欧洲各国“居家令”和“封锁令”的双重作用下,原本以为中国的留学生和海外工作者会开启宅家模式,但在德国马克思普朗克智能系统研究所(简称“马普所”)做博士后的张甲辰,却没有在家“宅过”一天,每天到马普所做实验是他的日常,疫情带来的不便是马普所食堂关闭,非科研人员暂停入内,需要自己每天做饭和打扫实验室。张甲辰说:“博士后不需要上网课,在疫情期间,我需要用Skype每两周跟导师聊一聊实验进度。”

  不过,在意大利佛罗伦萨大学做交换生的杨海霞疫情期间发现了网课的好处,她说:“老师会按照课时,提前录制网课,放在电子学习平台上,学生可以按照课程表和学习计划听网课。平时上课,老师的语速很快,现在可以看回放,还能暂停,学得更透彻了。”杨海霞最喜欢的课程是《近现代中国文学》,意大利老师用意大利语讲中国的文学,讲历史背景、作者生平、哲学思潮,充满惊喜,是一门“宝藏课程”。

  在佐治亚理工学院的硕士生任文頔也同样感受到了网课的好处,网课《线性代数》,可以无限次回放,最难的地方也能慢慢地琢磨,弄清楚。受疫情影响,任文頔的期末考变成了“居家考”,考试前她签署了一份自我声明文件:我会遵守考试规则,不会和他人商量。考试需要在线写代码,答案也无法在网络上获取,由于学校停课,同学们分散在世界各地,考虑到时差,老师设计了3-4个小时的题量,并把考试设置为24小时内完成。佐治亚理工学院有一整套线上考试系统,该系统可以自动在一定间隔时间后截图,有些考试还会要求考生在身后放面镜子。

  顶级会议“云端”开

  4月初,在意大利那不勒斯费德里克二世大学做访问学者的刘宁强正在审阅学生的中期汇报,他带的3名本科生, 6月份就要毕业,他在系统上查收学生们的相关资料,为学生的论文把关。刘宁强访问计划中的实验、测试部分已经在国内完成,目前只需要做一些分析性工作。

  “线上参加顶级会议这是我以前没有想过的事情,国际表征学习大会ICLR 2020,原定是首次在非洲举办的AI学术顶级会议,受疫情影响,变成了首个线上虚拟学术顶级会议,我只花了50美元(约354元人民币)注册会议,就可以线上旁听顶级专家的学术发言,会议的线上内容做得很好,可以反复播放。还能轻松找到自己喜欢的论文,听相应专家的展示,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事情。”任文頔说。

  在英国杜伦大学做交换生的张同学旁听了杜伦大学硕士生的“云开题”,参与答辩的学生使用Zoom群体视频聊天功能,到谁答辩,大家就可以看到谁电脑上的PPT,同时答辩人的状态,旁听者的状态都可以随意切换。当轮到答辩委员会的教授提问时,老师会打开麦克风点评和提问,学生再进行“云答辩”。

  “学校食堂是封闭的,图书馆也是封闭的,研究室限时停留一小时……”,在日本新潟攻读博士学位的崔同学开始在Zoom上每周参加导师的课题讨论会,学校YouTube上的课程,可以用校园网无限次浏览。为了避免节假日人群聚集,保障师生安全,学校不惜调整校历,让学生在法定节假日上课。

  一周上三天班收入仅为原来的60%

  去年2月到加拿大多伦多工作的徐天齐,3月开启了居家办公模式,成为在家编程序写代码的“程序猿”。不过,受到疫情影响,很多工厂停工,公司收到的订单有些已经停止交付,原本一周需要上五天班的他,现在只需上三天班,相应的收入也变为原来的60%,不过公司正统一向加拿大政府申请补贴,希望补回一部分收入。

  虽然已经工作,徐天齐仍然和实验室的导师、同门保持着密切地沟通,他也把实验室看作是温暖且有归属感的存在。“大家很想见面,所以在导师的组织下,大家约了个日子,12时,实验室成员准备好自己的午餐,打开Zoom,一边吃饭一边聊天,我感觉云聚餐稍微有些尴尬,但是导师特别喜欢。”徐天齐说。

  徐天齐利用周末空闲,还会为多伦多大学的大三学生讲统计学网课,在他看来,网课的效率稍低,因为一次是3小时,他不确定学生听网课时,会不会做其他的事情,虽然他在讲一些知识点和考题时会跟学生说,明白打1,不明白打2,即使弹幕上有很多“1”出现,但只有私交较好或活泼的学生,会和他在弹幕上有互动。其他同学的听课状态,他无法把握。

  在大阪市立大学读预科的张潼,从3月开始就受到了疫情的影响。在以前,她一个人会打两份工,一份是在机场商店做促销员,一份在药妆店,这两份兼职可以让她生活得很好,支付她在留学期间的所有开支,但是封锁令和紧急状态后,她处于停薪状态,只能向家人寻求经济支持,虽然留学生可以向日本政府申请10万日元(约6000元人民币)的补贴,但只够她勉强维持一个月的房租和生活费,而现在紧急状态已经延长至5月31日。

  配送时间像一个“货品选项”

  在纽约做医药工作的唐小姐称,疫情期间纽约的快递和外卖算是方便,自己喜欢在Fresh go上买菜,线上买菜本来就需要支付配送费和小费,再加上菜价上涨,多少都会贵一些。麻烦的是,4月初需要“抢”配送员的预约配送时间。很多时候下单,配送员的时间都是满的,就需要找20点这样的时间点抢菜下单。不过,4月下旬,华商微信在线配送就跟上了,不用抢时间就能网购蔬菜。

  在杜伦大学做交换生的张同学住在郊区,远离市中心,她说:“有时候,我会到市中心采购,作为女生,我想要囤很多东西,可惜拿不动,所以网购肉菜类物资对我来说是最好的选择,在Costco线上商店, 5英镑(约43元人民币)的配送费可以送好多东西,配送时间像一个货品选项,会弹出最近一个月配送服务的时间点,供大家选择,但是大多数时候这个列表都满了,无法添加,我经常会去刷商店的页面,上周偶然刷到一次配送时间,就赶紧选了下周的配送。”

文章中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

神州学人杂志及神州学人网原创文章转载说明:如需转载,务必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

责任编辑:张静


相关新闻

更多>>精华内容

更多>>最新政策

Copyright©1995-2020 Chisa.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编辑制作:神州学人编辑部 法律顾问:北京市法大律师事务所
备案编号:京ICP备05071141号-6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101083516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7039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chisaeditor@sina.com
联系电话:0086-10-82296680 传真:0086-10-82296681
电子邮件:tougaochisa@aliyun.com 技术支持: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