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家网上媒体1995年1月12日创办    2001版 2003版 2007版

1. 长按二维码图片,保存至手机扫描二维码。

2. 使用微信打开此网页,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

黎巴嫩杨航:疫情之后,我是武汉人!

发布时间:    来源:留学华中大微信公众号 

微信图片_20201216143042.jpg

  来自黎巴嫩的杨航(ADHAM SAYED)是我校经济学院在读博士研究生。2020年1月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他选择留在武汉。4月8日,武汉“解封”后,他用文字记录封城期间的所见所闻所感,出版了阿拉伯语版《坚定——一个外国人的武汉日记》。该书一经发行,便畅销于阿拉伯国家。2020年11月,该书的中文版正式在中国发行。日前,杨航接受了我们的专访。在访谈中,他细致全面地讲述了武汉封城期间以及本书创作背后的故事。

  人物小档案

  中文名:杨航 

  英文名:ADHAM SAYED

  国籍:黎巴嫩

  学习期限:2017.9-2021.7

  类别:博士研究生 

  院系:经济学院

  专业:数量经济学 

  导师: 孙焱林 彭斌

微信图片_20201216143048.jpg

  问:你来中国多长时间了?目前主修什么专业?

  我是2015年9月来的中国,到现在有5年多了。以前在假期的时候我会回家。但是今年是我在中国生活时间最长的一次,我已经有一年零四个月没有回国了。在这五年中,我一直待在武汉,在华中科技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博士的研究方向是数量经济学。

微信图片_20201216143345.jpg

  杨航接受专访

  问:在疫情开始的时候,你在武汉吗?请描述一下当时的情况。当时我正在学校撰写毕业论文,我们需要在二月中旬提交这篇论文。所以我每天非常努力地学习。从元旦到1月22日,我每天都在学校图书馆学习,经常待到晚上十点,然后去华宏公寓附近一个24小时开放的自习区继续学习到凌晨两点,然后回去睡觉。当时学校里几乎空无一人,但我们必须完成论文撰写任务。每年的春节前夕,我会和中国家庭一起度过,体验中国人是如何迎接新年的。今年我去了南湖,1月22日我第一次走出校门——这一段我在书中也有记录——这是我第一次直面疫情。我出了校门,来到地铁站,很快被震惊到了。地铁里空无一人,安保人员戴着口罩、身着防护服,人人“全副武装”。我打电话问我的朋友:“疫情很严重吗?”他说是的,并建议我最好不要乘坐地铁。所以我出站打车,出租车司机同样戴着防护眼镜、口罩和手套。这就是我直面疫情的首次体验。我在南湖的家中待了两天。1月23日早上,我得知了武汉封城的消息。我无法和中国朋友以及他的家人一起过新年了。22日的晚上是我人生中最漫长的夜晚。我从未经历过这种情况,对病毒、疫情一无所知。我该怎么办呢?我应该留在武汉还是去其他的地方?我想了很多很多,如果我留在武汉,我能做什么?如果我离开武汉,我又能做什么?

微信图片_20201216143349.jpg

  武汉“解封”后,杨航在社区接受抗体检测

  问:疫情期间你是如何防护的?获取信息十分重要,我时刻关注着来自学校、社区提供给我们的信息。此外,足不出户是最重要的一点。如果确有必要出门,我会佩戴口罩;回来之后我必须洗手,还有“多喝热水”!——中国人一定会建议你这么做! 问:是什么原因促使你想到用文字记录下这段经历呢?当时很多民众觉得武汉是一座“死寂之城”。但我想说的是,事实并非如此,我想告诉大家真正的武汉是什么样子的。当时有很多国家、媒体刻意抹黑中国,捏造事实。因为我身在武汉,知道事实并非如此,所以我的想法是如果我留下,我应当做点事儿。起初三天,我始终在思考这件事:如果我留下,我能做些什么?我身边的所有人,学校、国际教育学院、社区的工作人员、我的导师和朋友都让我留在武汉,不要轻易出行。此前我曾在网络媒体上见过黎巴嫩的青年用视频直播的方式记录战争现场的真实情况,那非常真实,是没有经过任何剪辑的真实场景,那就是直截了当的事实。我对自己说,我也可以这样做。我在《第五日》这篇文章有写道,这是一个很危险的情况,我曾在叙利亚和黎巴嫩经历过战争,还在叙利亚住过两年,但是我从未经历过疫情这种情况。病毒似乎无处不在,你无从知道它究竟在何处。在战争中我们可以看见并且听见军机来袭,我们知道有安全区域的存在,但是在疫情中,你接触的任何人或者物品都可能携带病毒。比如我分享的第一个视频,记录了武汉居民当时在家中窗户上写的“武汉加油”字样。我看到了一些外国网友评论说,“原来是这样!”。我就问道“为什么这么说?”,他回复说,他在其他媒体上看到这个视频。不过配文是西方国家前来支援中国却被驱逐。显然,事实并非如此。

微信图片_20201216143354.jpg

  杨航接受媒体采访

  所以当时我带着手机出门购买生活物资,一路上像一个信息收集者。在Facebook上传自拍视频,我突然意识到这就是我需要在这场“战疫”中做的事情。因为武汉是新冠疫情首先爆发的城市,人们愿意相信我在最“前线”的所见所闻,相信我给出的信息和建议。在此期间我也受邀参加了很多电视台和网络媒体的采访,大部分是阿拉伯国家的媒体。当时人们并没有意识到新冠病毒存在于中国以外的其他地区,其实它们早已存在,只是人们并没有像中国一样及时发现。当新冠疫情开始在其他国家尤其是阿拉伯国家蔓延时,我们谈论的内容就转向我们应当如何保护自身,采取哪些防疫措施。

  这些其实并非我的专业所长,但是我意识到我可以成为一个好的“战士”,因为我亲眼见证过武汉的抗疫。我其实已经有一年半没有见到我的家人了,当时我了解到家中已有亲友因新冠肺炎而失去生命,我没能在他们身边。所以我认为如果我做了这个决定,我就应该有所作为。

  在这方面我有两点优势。首先我所处的环境很有说服力,我是唯一一个留在武汉的黎巴嫩学生,我可以用手机随时记录这里发生的一切。在Facebook上发布视频后不久,SkyNews的工作人员就告诉我,我是第一个在网络上发布有关武汉新冠疫情的视频的国际学生。其次是我所拥有的知识。我知道当时全国各地的医疗人员、军人和志愿者纷纷前来支援武汉,我也许不能提供人力上的帮助,但是我拥有语言优势和知识优势,我可以用阿拉伯语将真实情况传递给更多的人。基于这两点优势,我决定在疫情期间拍摄视频,以直观的方式告诉大众武汉的真实情况,并且通过文字记录下我的所见所闻。

微信图片_20201216143359.jpg

  杨航接受媒体采访

  问:请分享一下写作的过程中令你印象深刻的事情。我印象最深的事情就是,在疫情期间,武汉从未出现生活物资或是药品短缺的情况。那时候,大部分的药店都在正常营业,商店、超市都正常营业。二月中旬发生了一件我甚至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食物直接被社区志愿者送到了我的家里。其中有一些中国本土的蔬菜,我甚至不知道如何烹饪它们,所以我特意打电话问我的朋友。如果是在黎巴嫩,政府要求人们居家隔离,没有人能够真的待在家里,因为没有食物和水的供应,他们无法维持生命。最重要的是中国政府有周全的计划,调动各方资源并协调配置。通过这些事情,我的感受是,中国人民相信政府的决策。我不是中国人,所以我很想知道为什么中国人自愿进行居家隔离。他们告诉我,因为国家要求我们这样做。由此可见中国人民对政府的信任与信赖。总之,我认为,在这场“战疫”中有三个关键“前线”:人民、政府和医疗部门,唯有这三个部分高效协作我们才能赢得胜利。我认为上述三个部分的高效协作是中国战胜疫情的“秘诀”。

微信图片_20201216143404.jpg

《坚定——一个外国人的武汉日记》(左边阿拉伯语版,右边中文版)

  问:这本书最初是用阿拉伯语写成的,它在哪些国家发行呢?读者的反馈如何?这本书的阿拉伯语原版于今年七月在黎巴嫩出版,约旦、叙利亚、科威特、阿尔及利亚、阿联酋等阿拉伯语国家都有发行出售。很多人告诉我,他们一天就读完了这本书,包括一些中国读者也这样说。读者们觉得书中的语言朴实自然——我是用心在叙述——所以很真实,很感人。 问:现在这本书的中文版发行了,请分享一些其中的故事。你想对中国读者说些什么?在武汉封城期间我自己联系了中国的出版社,我的朋友们给我推荐了这家出版社(当代世界出版社)。我几乎是在这本书的阿拉伯语原版签订合同的同时联系好中国出版社的,同时我也签订了这本书英文版的合同,所以我们应该很快可以看到这本书的英文版。我们应该为我们做的一切感到由衷的自豪,这是应当载入史册的壮举。如果我们回顾整个疫情过程——人们如何自觉居家隔离,如何配合政府的防疫安排,如何勠力同心克服困难,中国政府如何高效准确地做出判断和决策,所有医疗人员、钟南山先生以及其他奋战在抗疫一线的科研人员们如何夜以继日地奔波劳碌——我们应当感到深深的自豪。投身抗疫中的每一位“战士”,也许平凡到没有人会记起,但他们都是人民英雄。我们应该用文字和影片将它们记录下来并且永远铭记。我所做的只是力所能及的一小部分,我想通过这本书来帮助人们铭记这段历史,并且我认为千万本书也说不尽其中的故事。

微信图片_20201216143410.jpg

  杨航在学校图书馆

  问:经过了这次疫情,你对武汉这座城市有什么新的感受?现在人们问我“你是哪里人?”我的回答是“我是武汉人”。我现在更加觉得武汉是我的家,这并非是指母国或者是第二家园这样的概念,而是我内心有深刻的归属感。这五年,武汉给了我一切。这里的生活和平安宁,每天我看到的是人们的笑脸。作为一个外国人,我从未有过疏离感。恰恰相反,这里的人们很乐意与我交流,并且热心地帮助我。这里的人们尽其所能地施予我援手,如今中国遇到了困难,我应当有所回报。在这本书中,有相当一部分内容提到我的母亲。我写道,中国就像是我们的母亲。我们的母亲孕育了我们,赋予我们生命。在这场“战疫”中,中国再一次地赋予了我们生命,从这个意义而言,她是我们的“母亲”。

微信图片_20201216143414.jpg

  杨航在武汉

  问:对于申请来华中科技大学学习的新同学,你想跟他们说什么?华中科技大学是追求光明前途的最佳选择之一。这里学风优良,安宁和谐。祝愿所有即将来到华中大学习的朋友们享受在这里的校园生活,也希望你们能够在这里收获自己的快乐——因为这里是我最喜欢的地方!

  采访 王雨静

  撰稿 王雨静 尹新林

  题图/编辑 尹新林

  供图 杨航



文章中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

神州学人杂志及神州学人网原创文章转载说明:如需转载,务必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

责任编辑:贾梦溪


相关新闻

更多>>精华内容

更多>>最新政策

Copyright©1995-2020 Chisa.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编辑制作:神州学人编辑部 法律顾问:北京市法大律师事务所
备案编号:京ICP备05071141号-6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101083516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7039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chisaeditor@sina.com
联系电话:0086-10-82296680 传真:0086-10-82296681
电子邮件:tougaochisa@aliyun.com 技术支持: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