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家网上媒体1995年1月12日创办    2001版 2003版 2007版

1. 长按二维码图片,保存至手机扫描二维码。

2. 使用微信打开此网页,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

因疫情,不少留学生选择在国内以上网课形式继续学业。他们的声音值得倾听——

滞留国内的留学生:有苦有乐也有收获

发布时间:    来源:解放日报 

  下午起床,开启一整天紧张忙碌的学习,深夜才能入睡,这是当下不少留学生的生活节奏。只因全球新冠肺炎疫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部分留学生经过深思熟虑之后,选择留在国内上网课。

  今年3月教育部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海外留学人员总数约160万人。随着疫情在全球暴发,很多留学生选择回到国内继续完成学业。随后,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国多所高校陆续宣布,2020年秋季学期教学与考试以全部线上或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进行。

  期待出国留学,却留在了国内,他们面临一系列共性问题,如作息颠倒、缺乏社交、网络不畅、学习效率低下。不过细细倾听他们的声音,就会发现这个规模不小的群体里,每个人的生活状态不太一样,克服困难的方式也因人而异。

  时差 昼夜颠倒,身心负荷大

  00后邢玉峰今年在国内完成高中学业,于8月中旬入读位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斯克兰顿大学。宾夕法尼亚州疫情控制情况不容乐观,斯克兰顿大学所有课程转为线上,这一安排将持续到疫情结束。邢玉峰从小就想出国留学,高中选择了一所国际学校,为留学做了多年准备,如今,网课教学模式难免令他失落。

  “真的很痛苦。”邢玉峰说,第一学期他的课程不多,但作业量大,而作业提交时间是按美国时间设计的。于是他只能白天睡觉,晚间至凌晨上网课,深夜疯狂赶作业。这样的生活不见阳光,一觉醒来就是下午,天都快黑了。

  后来,邢玉峰调整课程表,尽量将课程安排在自己能适应的时间段,晚上8时上课,零时下课。原本他选了一门生物类课程,凌晨2时20分上课,让他感到疲倦。于是他向教授申请更换课程,获得同意。而另外两门课程因为教材无法顺利从美国邮寄过来,只能退课。

  时差同样也困扰着高梓峻。他从北京大学本科毕业后参加工作,但一直有深造的想法。2019年,他离职专心申请国外大学。今年年初疫情刚暴发时,他补充申请伦敦大学国王学院,收到了世界史专业的录取通知书。

  开学前夕,英国反复不定的疫情让高梓峻选择暂时留在国内上网课。高梓峻的专业具有特殊性,每一节网课都包含讨论环节,学生必须要出现在摄像头里,否则算缺课,所以他只能跟着英国的时间上课。一门课是半夜1时30分下课,还有一门是半夜2时30分下课。

  高梓峻觉得,英国留学生时差压力不算太大,他熟识的一位美国留学生,在疫情初始时就果断回国上网课,又因为种种原因无法像邢玉峰一样调整课程,一般上课时间都是凌晨3、4时,彻底昼夜颠倒,身心负荷极大。

  社交 抱团取暖,消除孤寂感

  “我想去国外体验一下不同的环境,也很向往大学生活。可现在出不去,一个人在家里读书很难很累,效率也不高。”邢玉峰曾幻想能在校园里和各国学生聊天、端坐在教室里听老师讲课、去图书馆查资料、参加各种校园社团活动,这些以往留学生的日常生活,他现在都体会不到。零社交带来的孤独感,笼罩在少年心头。每逢网课之后的讨论时间,邢玉峰都觉得比独自学习心情稍好一些,至少能开口与同学说话了。

  面对与校园生活的脱节,网课留学生群体也在积极寻找各种解决之道。有留学生开办公共自习室,仅收取略高于成本的费用,吸引类似情况的留学生组团自习;还有留学生在社交平台发帖征集室友,希望找到几位上网课的留学生一起合租房子,互相陪伴和帮助。

  高梓峻在北大附近租了一个房间,想着能经常回北大自习,但是疫情中校友暂时无法进入校园,于是高梓峻转而去付费自习室学习,以此消除孤寂感。这是一家他很熟悉的自习室,过去备考GMAT、CPA时就经常光顾。30个人左右的规模,有单独隔间和公共区域,地段很好,费用不低,一小时15元,包日包月套餐会便宜一些。

  相比一些同学需要“自救”,纽约大学阿布扎比校区的大三学生李一昊幸运得多。对于因疫情实在没办法赶到纽约大学各个校园的学生,纽约大学设计了一种新模式“Go Local”,即学生可以就近选择纽约大学全球14个分校入学,包括面授课和线上课程组合。如今李一昊在上海纽约大学通过“Go Local”新模式,采取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继续着自己的学业。

  在上海就读,对于李一昊来说,更大的收获是亲情。小时候曾经在世纪大道东昌路附近上幼儿园的她,15年后又回到这里读书,不得不说是一种缘分。“我在上纽大上的线下课是美工课,感觉自己时空穿越,回到了快乐的童年。”李一昊笑着说,看着儿时走过的路,心里有一种莫名的亲切。

  从高中开始就在海外求学的她,很少在家连续待上超过3个月。这次在上海就读,她感受到了家的温馨,和小学、初中同学也能重新聚在一起,很是开心。“本来担心身边没有高中同学,和小学、初中同学的关系可能比较淡,没有什么圈子可以融入。没想到现在能去美术馆听讲座、去健身房健身,和志趣相同的人在一起,一点也不孤单。”

  心态 保持平和,都会好起来

  李一昊的专业是艺术和艺术史方向。纽约大学阿布扎比校区规定,学生只有在大二下半学期、大三上半学期、大三下半学期才能出国留学。因此,今年3月,李一昊已经前往学校位于英国伦敦的教学点进行留学,但是突如其来的疫情,使她在伦敦只停留了一个半月就匆匆回国。

  接踵而来的是,李一昊原本计划今年暑假去纽约留学,学校审批已经通过,没想到5月时纽约大学通知全线取消留学,改成本地就读。“为何我完美地错过了三个窗口期?”说起这事,李一昊有点沮丧,“但现在想想,可以在上海安全地就读,已经很幸运了。”

  关于平衡心态,李一昊有自己的心得——在疫情下,不能老想着“本可以怎么样”,而应该珍惜现有的资源、现有的安全。“我在伦敦待了一个半月,比起那些根本没办法出去留学的同学来说,经历已经算丰富的了。”

  高梓峻就是李一昊口中“根本没出去留学的同学”。本应前往伦敦留学的他,至今还没有去过这个“听说很不错”的城市。虽然客观上节约了一大笔在伦敦租房和生活的费用,但高梓峻心里还是有点不甘,在视频里看到伦敦街头,向往之情油然而生。“如果没有疫情,我肯定会去伦敦留学。但疫情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留在国内更好。”

  在各大社交平台,有留学生“吐槽”网课模式:“网课缺少参与感,孤独、无助”“随堂小测验程序有问题,会自动退出,不能按时提交,崩溃了”“网络不卡,但作息颠倒,脑袋经常卡壳”“心情不好,经常和爸妈吵架……”但也有人心态平和,安慰大家:“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孤独才是人生常态”

  出路 因祸得福,选择更多元

  当不少留学生还在犯愁如何应付网课时,有过职场经验的高梓峻则看到留在国内对职业发展的好处。英国硕士为一年制,高梓峻早早为毕业之后的出路作出规划,今年9月就以硕士应届生身份在北京参加校园招聘,找到了比较满意的工作。明年10月毕业之后,高梓峻就可以直接入职,无缝对接,算是“因祸得福”。

  但正因如此,他更加不敢远赴英国。高梓峻认为,在伦敦如果防护措施到位,患上新冠肺炎的概率不大,“但是回国之路会难度很大。在国内找到工作后,我就更怕不能顺利回国入职了。”

  相比年龄较小的本科留学生,硕士留学生的选择更为多元。高梓峻认识的几位留学生,或放弃留学直接工作,或将入学时间延后,利用空闲的间隔年去支教。但对于刚念大学的邢玉峰来说,这些选择都不切实际。对他来说,如何完成学业是他最担忧的事。

  如果疫情一直持续下去,邢玉峰肯定要另寻出路,毕竟留学上网课学费仍旧高昂,也不能体验大学生活。邢玉峰的专业是物理治疗,具体方向为运动机能学,主要帮助受伤运动员进行康复训练。这是一个小众专业,国内外开设这个专业的院校很少。邢玉峰的父亲从事相关职业,期待等儿子完成学业之后父子一起交流和探讨。认定了小众专业,选择余地就严重受限。

  为转学做准备,邢玉峰和父亲做了许多功课,但权衡再三,还是觉得美国开设相关专业的院校比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要好。但是美国捉摸不定的政策也让邢玉峰担心。若真的去不成美国,他便考虑转学到国内。

  收获 合作交流,学到新东西

  “在Go Local模式中,有更多的尝试机会是以前没有想过的。”李一昊笑道。纽约大学将今年秋季学期和下一个春季学期的课程做了调整,把十几个国际留学点的部分课程做成网课,大家可以在网络上选修并获得学分。

  李一昊选修了一节纽约大学的网课、两节阿布扎比的网课、两节上纽大的线下课,“能根据自己的兴趣同时选修三个不同校区的网课,让我收获颇丰。”同时,因为阿布扎比和上海只有4小时的时差,所以李一昊上网课不用“日夜颠倒”。

  丰富的学习生活,让李一昊感到十分充实。“在回国隔离期间,我学会了织毛线。”李一昊笑着说,在国内淘宝下单,各种材料一应俱全。“在国内,我反而多了不少学新鲜玩意儿的机会。”上纽大的学习资源很充足,版画教室、先进的激光雕刻仪、3D打印设备……同学们可以任意使用。

  “如果没有疫情,我可能就是按照传统道路去纽约求学。但是在上纽大,我碰到了来自不同国际教学点的各个专业的学生,大家互相学习交流,大开眼界”。在这次期末大作业中,李一昊和另一位上纽大的学生一起合作,一人负责视觉设计,一人负责舞蹈设计,最后通过视频的方式向大家展示。最后,老师推荐她们的作品参加了上海市大学生艺术节,现在还在审核阶段。“感觉真正和国内大学生做了一次沟通。”


文章中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

神州学人杂志及神州学人网原创文章转载说明:如需转载,务必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

责任编辑:贾梦溪


相关新闻

更多>>精华内容

更多>>最新政策

Copyright©1995-2020 Chisa.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编辑制作:神州学人编辑部 法律顾问:北京市法大律师事务所
备案编号:京ICP备05071141号-6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101083516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7039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chisaeditor@sina.com
联系电话:0086-10-82296680 传真:0086-10-82296681
电子邮件:tougaochisa@aliyun.com 技术支持: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