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家网上媒体1995年1月12日创办    2001版 2003版 2007版

1. 长按二维码图片,保存至手机扫描二维码。

2. 使用微信打开此网页,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

韩蕃璠——从国家部委到宁夏的博士

发布时间:    来源:中国日报网 

  从国家部委到宁夏,从2千万元到1.5亿元,这位博士牵线搭桥帮助地方企业对接国内顶级资源。

  韩蕃璠,我第一次见到她,是在2017年的宁夏灵武热气球节上,那次热气球节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干货足,体验感强。傍晚,穿着一身运动服的纤瘦女子来到我们休息处,大家介绍说这位就是灵武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韩蕃璠,这次活动就是她组织策划的。席间,我感到她不同于平时见到的官员,经了解原来她是中组部第14批、15批“博士服务团”选派到宁夏,挂任宁夏商务厅厅长助理,后来因为优秀,被留在宁夏灵武市任职。

  此后,我们因为工作交集,我对她愈发了解,她是一个集政治站位、专业能力、创新素养于一身的优秀年轻干部,2020年05月,当她赴任银川市科学技术局(外国专家局)局长一职后,我们深聊过几次,了解到她参与的宁夏高质量发展的几个经典故事,她牵线搭桥,将宁夏一家地方企业与中国顶尖资源结合,年收入从2千万元到1.5亿元,走出了宁夏亚麻籽油的高质量发展之路。

  我请韩蕃璠博士把自己的见解写出来,希望能为宁夏高质量发展提供一些启示与思索。

1.jpg

  从胡麻油到亚麻籽——宁夏亚麻籽产业高质量发展的起始与启示

  作者:韩蕃璠博士(银川市科技局党组书记、局长)

  引 言

  2020年9月的一天,宁夏吴忠市一家亚麻籽企业负责人马少斌打电话给我:“您有时间再来我们企业看看吧,最近企业发展得很好”。我当时工作挺忙,答应找机会再去。当天晚上看到《今天,宁夏吴忠市摘得“亚麻籽油之乡”殊荣》,是中国日报网的新闻;很快又看到其他媒体一连串报道《亚麻籽榨出上亿元产业》等等。宁夏发展亚麻籽产业,我熟悉它的起始,但小小的亚麻籽能成为上亿元产业,是标题党吧?经过去实地调研并结合近期学习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所提出:把实施扩大内需战略同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机结合起来,以创新驱动、高质量供给引领和创造新需求,我发现这是一个食品工业高质量发展的好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是中国工程院陈君石院士、江南大学王兴国教授和宁夏某食品科技公司。科技赋能传统产业高端化、企业发挥创新主体地位、东西部合作实现资源整合… …这个还在继续的故事给了我很多启发。

  源 起

  故事起源于2014年的一件偶然的小事。那年,我受国家卫计委委派,参加中组部博士服务团在宁夏商务厅挂职厅长助理。同年7月,我邀请我的博士导师,食品营养学界的战略科学家陈君石院士来调研宁夏健康产业,期间走进吴忠市一家胡麻籽加工企业。胡麻是我国西北地区的特产,当地人食用胡麻油历史悠久。据史书记载,胡麻是西汉张骞出塞西域带回来的种子、种植技术和胡麻油压榨技术,西北地区开胡麻油坊是一个很古老的行业。这家企业每年加工1千吨左右的胡麻籽,产出的胡麻油供当地和周边地区居民用于烹饪。宁夏人称之为胡麻籽的油料作物,就是亚麻籽。在国内见到亚麻籽,让我一下子回想起在美国塔夫茨大学(Tufts)攻读食品经济与政策(交叉学科)硕士的时光。在食品产业界,亚麻籽可是个宝贝!前几年国内流行吃深海鱼油来补充DHA和EPA,其实亚麻籽中富含的亚麻酸,也与DHA和EPA一样,同属于ω-3不饱和脂肪酸系列。亚麻酸可以在人体内转化为EPA和DHA,所以也被称为植物DHA和EPA。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公布的亚麻籽健康功能包括:降低患心脏病和癌症等疾病的风险。在国外,熟亚麻籽是当做普通食品吃的,除了压榨成高档食用油,欧美大公司还用它生产各种健康产品,我的美国室友就经常买熟亚麻籽粉,像芝麻一样撒在色拉和面包上吃,24盎司(680克)售价大概30美元。在陪同陈老师的考察中,我问这家企业的负责人马总,榨完油之后,亚麻籽饼粕你都怎么办?马总说,亚麻籽压榨出油率大概百分之三十多一些,而剩下的百分之六十多,通常叫做“饼粕”(油渣),都卖给牛场当饲料了,一吨饼粕可以卖2000多元。那一刻,陈老师和我都觉得真是太可惜了。我心想,牛吃那么好的东西,怪不得宁夏牛肉那么好吃!不过,从资源利用的角度讲,这个笑话太冷了。

  考察结束后,陈老师回到北京,我继续在宁夏商务厅挂职,由于我的职责是推动其他经济工作,很快就忘记胡麻油那回事了。可是每当我吃到胡麻油炒的菜,就会想起亚麻籽饼粕做牛饲料那件事,总觉得不吐不快。一个月后,我给马总发了一封email,我说亚麻籽只做炒菜的油太可惜了,宁夏的市场也不够大,要做大企业首先要将胡麻油推广到全国各地去,同时应该综合利用亚麻籽、延长产业链,这才是更有经济价值的方向,国外亚麻籽市场就是参照系。马总和我见面说:“我也知道亚麻籽有价值啊,也曾经尝试将胡麻油打到全国市场,但是人家根本不知道什么叫胡麻油,还以为我卖的是芝麻油。外地人对西北人习惯的胡麻油味道根本无法接受,我也试着找过几个教授搞科研搞了3年,都以失败而告终,宁夏缺技术缺人才,科研攻关太难了,做得我都要失去信心了”。我意识到他所说的是困扰西北地区传统亚麻籽行业多年的共性难题,要想解决,只能找“外来的和尚”。

  看到马总那么想发展企业,我建议他尽快去北京找陈老师,马总听了我的话。我也与陈老师沟通,请他从更高视野上出出主意。2015年9月,陈老师接受吴忠市委市政府邀请,参加了吴忠市组织召开的健康产业发展论坛,这是他第二次来宁夏。在会上,他明确提出当地胡麻油加工企业要加大对亚麻籽的科研开发,谋划合作。也是从那时开始,我似乎看到了传统胡麻籽产业升级换代的曙光。

  从2千万元到1.5亿元的发展密码

  2016年2月我挂职结束,到灵武市政府任职。宁夏商务厅副厅长没有忘记我,今年他告诉我,我们去过的这家胡麻油加工企业已更名为某食品科技公司了,2017年就成为中国亚麻籽油加工的10强企业,产品销往全国。看似平凡无奇的传统胡麻油加工企业,短短3年时间,凭什么做到这些?带着强烈的好奇心,也有作为科技部门管理者的天职,我深度访谈了陈老师、王兴国教授和马总。从2017年至今,这家公司所走的路不是坑坑洼洼的崎岖小路,而是一条几乎笔直的阳光大道,是科技创新与产业发展、传统与现代(传统粮油与现代健康食品)的结合。我想把这条“路”记录并总结出来,相信对西部欠发达地区实现高质量发展,有一定参考价值。

  我分析这家公司快速发展的主要原因是:顶配资源+科技驱动+市场导向+政策推动,这几个方面同时启动。

  (1)顶配资源、升维布局

  成立院士工作站。2017年1月,在吴忠成立了陈君石老师唯一的一家院士工作站-宁夏亚麻籽产品及蛋白科学研究院士工作站,依托的单位就是这家公司,而院士工作站的站长是王兴国。院士工作站站长不是由院士本人担任,属于中国工程院院士工作站的另类。王兴国教授是国内油脂行业的权威专家(江南大学食品学院教授、博导),在产品研发和产业化方面经验丰富,在推动亚麻籽产业发展上志同道合,一拍即合。“定战略、善用人、落地做实”,陈老师的成功率一向极高。

微信图片_20201130140305.jpg

  之前,我很不理解:陈老师为我国预防医学事业奉献了大半生,早就功成名就,他平时接触的都是国家部委、高大上的国际学术组织和头部企业,最多出出主意,怎么会决定成立院士工作站?马总很感慨:“当初想陈院士这样的大科学家能看中我们一个小民营企业,来推动亚麻籽这个产业,简直是天方夜谭。”对此,陈老师告诉我:首先,从国民健康角度考虑。国家提倡少吃油,但还要讲究油的质量,即吃好油。当前中国人膳食中油脂的脂肪酸组成,不够健康。在营养上,膳食中ω-6与ω-3脂肪酸的恰当比例为4-6:1,而目前我国却为10:1,甚至更高,原因是我们平时吃的多是富含ω-6脂肪酸丰富的大豆油、菜籽油、玉米油,而ω-3脂肪酸含量丰富的油却吃的比较少。作为ω-3脂肪酸的ɑ-亚麻酸对人体有重要的健康作用,但目前中国人的膳食中富含ɑ-亚麻酸的食用植物油很少。大豆油、菜籽油中的ɑ-亚麻酸含量低,仅7%左右。而亚麻籽油中的ɑ-亚麻酸含量丰富,特别是宁夏的亚麻籽品质好,α-亚麻酸含量高达55%以上,宁夏有亚麻籽这个资源禀赋,得天独厚,而且也积累了一些产业化条件。其次,就是2014年调研时发现的问题:宁夏亚麻籽榨油后,饼粕中含有30%左右的蛋白,45%左右的膳食纤维以及抗氧化肽、木酚素等等对人体有益的成分,由于缺乏科技支撑,没有得到应有的利用,这是极大的浪费。亚麻籽的营养资源高效综合利用,大有文章可做。

  成立联合研发中心。该企业在技术创新中发挥主体地位,促进各类创新要素向企业集聚,组建任务型的江南大学亚麻籽深加工联合研发中心,将王兴国教授团队的科研力量嫁接在企业亚麻籽加工的平台上,支撑亚麻籽产业和产业链向中高端迈进,这是典型的借力打力,整合利用外部资源弥补了西部地区科技力量不足的问题;同时对外开放科研资源,培养当地人才。合作企业不是从江南大学团队买配方买技术,而是通过合作,使其共同参与企业建设。江南大学团队和企业之间配合很好,团队资源与产业发展需求相契合相匹配,科学家和企业家相互信任,企业一步一个脚印实施合作计划。

  高层论坛。从2016年开始,连续在吴忠召开了四届由中国粮油学会和吴忠市政府主办“中国亚麻籽产业发展高峰论坛”,陈老师和王教授利用他们的影响力,邀请顶尖专家学者和国内食品行业龙头企业、油脂行业龙头企业负责人在吴忠市研讨科技和产业发展问题。重要的是,每届论坛都同步推出若干新产品,这比做传统媒体广告效果好得多。典型的高举高打。

微信图片_20201130140352.jpg

  争取“亚麻籽油之乡”这块牌子。宁夏是全国亚麻籽主产区之一,亚麻籽年产量位列全国第二,亚麻籽油也是传统的食用油,有广泛的食用基础,同时也出现了以前述公司为龙头的加工企业群。“亚麻籽油之乡”这块牌子对于吴忠亚麻籽产业溢价增值作用很大。

  参与国家级项目。2018年,该公司和江南大学组合主持了科技部“十三五”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项目“特色油料适度加工与综合利用技术及智能装备研发与示范项目”的亚麻籽深加工课题,这是科技部首次将亚麻籽深加工列入国家重点研发计划。

  (2)科技驱动

  谋定而后动。院士工作站系统研究并制订“亚麻籽深加工技术研发项目实施方案”,攻克多个关键性技术问题,要求每年推出新技术、新产品,一步到位贴近市场,使科研能力迅速转化为产品核心竞争力和经济实力。

  系列新产品面市。院士工作站成立以来,已经产出12个新产品,若干产品线,做到兼顾营养、安全性、口感、外观、便捷性、出品率和经济成本。高端亚麻籽油系列包括:低温亚麻籽油、适温热榨风味亚麻籽油、多种植物调和油等,口感风味适合广大消费者,使亚麻籽油走出宁夏,走向全国;营养补充剂包括亚麻籽固体冲剂、亚麻籽油粉咀咀嚼片;还有亚麻籽酱、熟制亚麻籽/粉、亚麻籽代餐品等。从攻克技术难题到推出新产品,成果转化和产业化高度衔接,比如:低温冷榨亚麻籽油中亚麻酸含量≥54%,VE和甾醇保留率≥80%,0反式脂肪酸,去除苦味怪味;再如:为了做亚麻籽酱,研发团队攻克了脱毒问题(生氰糖苷)、用高效脱皮预处理技术保证籽仁完整性,减少氧化劣变,用风味调控技术保证籽仁氧化稳定性,减少过度炒籽产生有害物质(苯并芘、多环芳烃等),同时研制出高效脱壳设备。

  申请获批多项发明专利。联合研发中心授权发明专利1件,申请发明专利11件,授权实用新型专利27件。

  (3)市场导向

  强化品牌、建立销售网络。企业苦练内功,完善经营管理体系,销售网络覆盖全国22个省120多个地级市,使亚麻籽油真正实现了走出西北,走向全国;同时产品接受市场和广大消费者检验,成为金龙鱼、山东鲁花等我国食用著名品牌的供应商,实现ToC、ToB同步走,产品品质提高,附加值也大幅提高了,比如:以前普通胡麻油5升卖80元;现在1升包装的低温冷榨亚麻籽油售价180元。企业销售收入从合作前的不足2千万元,到2019年的1亿元,2020年尽管受到了疫情的影响,但销售收入1.5亿元。之前媒体报道的《亚麻籽榨出上亿元产业》,此言不虚。这只是开始,今年将要建成年产的5400吨冷榨亚麻籽油生产线,以及在建的年产600吨浓香亚麻酱生产线,将会极大提高公司的赢利能力。

  (4)政策推动

  积极行动,使亚麻籽成为普通食品。2017年底之前,我国法规和标准规定除亚麻籽油以外,其他的亚麻籽制品不能作为普通食品销售。企业动力不足,不敢投入,这严重限制了产业发展。陈老师和王兴国教授通过多方反映,推动了国家卫计委在2017年底公布了(国卫办食品函(2017)1259号)文件,批准将亚麻籽作为普通食品使用,这是标志性的事件,使亚麻籽相关食品迎来了发展机遇期。

  制定标准就是制定规则。积极参与新标准的制修订,该企业作为两个亚麻籽加工企业之一参与起草修订了《亚麻籽油》国家标准和《亚麻籽饼粕》行业标准。

微信图片_20201130140436.png

  令人意外的是,虽然企业聚集和运用了平台、人才、科技、政策上的稀缺资源,产出水平高,但成本并不高,马总说:“合作以来,从投入产出来看,企业在研发、新设备和人员上投入是很划算的。”

  对科技管理工作的启发

  推进地区高质量发展,无论工业、农业还是社会发展领域,普遍要面对以下问题:经济结构矛盾突出、质量效益偏低、对外开放水平低、产业链不全、产业处于低端和增长动力不足等,破解这些问题都需要科技创新来提供解决方案。我从宁夏亚麻籽产业发展故事中,得到几点启发。

  (1)转变政府职能

  从故事起始,自治区副主席、吴忠市委书记、市长就与陈老师、王兴国教授团队见面并支持启动东西部合作。宁夏科技厅和粮食局对企业研发项目和配置设备上给予了支持。十四五规划《建议》提出未来,政府财政R&D投入每年将递增。作为欠发达地区,科技部门更要提高投入的精准性,强化投资思维,重成果转化和成功率。同时,通过完善研发后补助机制、研发项目加计扣除税收优惠政策等方式,激励企业加大研发投入,支持科技创新。

  (2)瞄准一流、加强东西部科技合作

  推动经济和产业发展,不能靠口号,而是要靠合适“桥和船”。一些大院大所具有创新人才蓄水池和专业资源杠杆的突出优势,与对路子的顶级机构合作是关键之举。在本故事中,江南大学食品学院在我国同类学科中创建最早、基础最好、覆盖面最广,汇聚食品科技国家重点实验室、国家功能食品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国家粮油标准研究验证中心等平台。如果换一个合作方,宁夏亚麻籽产业化之路未必走得这么顺利。关键平台和关键人物的“超级联接”作用能调用的资源是普通平台的十倍、百倍。未来,科技部门将坚持需求和问题导向,重视与顶级机构合作,通过创新载体建设、新型研发机构,建立互惠互利、合作共赢的机制模式,推进产业共性关键技术攻关。

微信图片_20201130140632.jpg

  (3)重视柔性引进

  有的媒体喜欢套路性地宣传某大专家扎根当地若干年,在本故事中,陈老师和王教授没有,也不需要扎根当地。陈老师从大方向进行指导,王教授从全产业链高度领导新产品开发,江南大学派出金青哲(食品学院油脂与植物蛋白研究中心油脂化学研究室主任)等多位教授带着学生们常驻宁夏,他们是项目执行的骨干力量。未来,科技部门对产业化项目将加大柔性引进,根据产业门类建立差异化支持体系,鼓励采用市场化弹性用人机制。

  发挥金融的支撑作用

  最近宁夏的两家传统实业企业上市,一家做枸杞产品,一家销售是商用蛋鸡。科技部门需要探索设立科技合作基金,鼓励合作机构与本地国有企业、龙头企业和创业企业共同设立创业投资基金,政府投资引导基金按一定比例进行出资支持,推动合作机构关键性技术集成落地应用。鼓励社会资本“以投带引”高层次人才项目并建立“投贷联动”合作机制,对几年内在资本市场上市的科技企业,给予研发项目支持。

  展望未来

  过去3年的集中努力,宁夏亚麻籽产业链雏形在吴忠市刚刚形成。怎么看宁夏亚麻籽产业的明天?我想起今年上市的几只新股票:海天酱油、农夫山泉和巴比食品,很多人觉得颠覆认知,因为它们不是互联网产品,而是饮用水、食品和卖包子的连锁店这种实业。传统消费品品牌崛起并进入资本市场,其背后有两大趋势:一是我国已经进入工业化后期,制造业的工业化进程放缓,曾经在工业化进程中掉队的传统食品行业和服务业正在追赶上来,通过工业化并叠加信息化,得到新的发展机遇,一旦企业成为行业头部品牌,市场占有率会持续增长,成长空间可观;二是规模庞大的国内市场,随着第二轮城镇化推进,我国消费者基数将增加,现有4亿中等收入人口。15年内,中等收入群体规模将扩大到8亿人左右,达到“中等收入群体倍增”,新增的4亿人口所形成的需求和消费能力,将是国内大循环的新动源。(《刘戈:服务业的工业化,卖包子也能上市》)

  宁夏的亚麻籽能不能凭借科技创新,赶上食品工业化浪潮,在全国健康食品消费领域占有一席之地,成为继葡萄酒和奶业之后的又一优势(绿色)产业?这我还不确定。不过我得到一组数据:宁夏的亚麻籽油加工企业有112家,年产亚麻籽油9.7万吨,占全国的四分之一,年产副产品亚麻籽饼粕约20万吨,每吨只卖2000多元,真是可惜了!通过江南大学团队的关键技术集成,亚麻籽饼粕综合利用率和附加值能得到大幅提高,每吨亚麻籽将多产出3000元,20万吨等于每年新增产值6亿元,利税6千万元。这还不包括推出高端亚麻籽油的经济价值。就宁夏来讲,发展产业需要将种植培育、促进区域协同、共享资源等多个环节统筹起来,仅仅靠一个企业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如果市场和政府能协同发力,从战略层面系统整合涉及亚麻籽产业发展的多种要素,我想实现这一目标,会有更大的把握。


文章中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

神州学人杂志及神州学人网原创文章转载说明:如需转载,务必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

责任编辑:贾梦溪


相关新闻

更多>>精华内容

更多>>最新政策

Copyright©1995-2020 Chisa.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编辑制作:神州学人编辑部 法律顾问:北京市法大律师事务所
备案编号:京ICP备05071141号-6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101083516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7039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chisaeditor@sina.com
联系电话:0086-10-82296680 传真:0086-10-82296681
电子邮件:tougaochisa@aliyun.com 技术支持: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