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家网上媒体1995年1月12日创办    2001版 2003版 2007版

星光不负追梦人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07日 来源:神州学人 

  摘要:因为2008年的那场地震,让我想要为这个曾在无数个令人惊恐的夜晚中安抚了我的伟大祖国做些什么,然后和她一起变得强大。我以为这样的话,如果再有地震发生,我们就可以更快一点,力量更大一点,救回来的生命更多一点,且失去美丽星空和家园的人更少一点……

  参加完大使馆举办的活动,从巴黎赶回沙托鲁的路上,大巴车摇摇晃晃,夜色朦朦胧胧,抬起昏昏沉沉的脑袋,我看到星星像烟花一样,以蓝黑色的天幕作背景,在我眼前一簇一簇地绽放着,美到让我不禁屏住呼吸,生怕惊动了这一刻的美好——那是一片完整的星空。

  2018年9月初到法国的沙托鲁,时隔十年,我再一次看到了星空。

  上一次是2008年在我成都乡下的老家。5月中旬,发生了汶川大地震。地震后,我便从乡下搬进了城里,从此灯火代替了繁星亮在我的夜里。

  之后,一切似乎都恢复了平静。在没有地震亦无战争的和平岁月里,我与我的同伴躲藏在这片宁静的背后,我们不太可能死于饥饿和战火,倒是可能因为一辈子找不到自身的价值而死于虚无。原本幼小的我应该很难去意识到要将自己的命运同国家的命运联系在一起。因为2008年的那场地震,让我想要为这个曾在无数个令人惊恐的夜晚中安抚了我的伟大祖国做些什么,然后和她一起变得强大。我以为这样的话,如果再有地震发生,我们就可以更快一点,力量更大一点,救回来的生命更多一点,且失去美丽星空和家园的人更少一点……

  像所有荷尔蒙过剩的年轻人一样,我总有一个梦想是关于远方中学岁月里,一直在努力奋斗着积蓄力量,因为想要往远方去,那里有着更广阔的天空,足够展开翅膀,自己会变得更加强大。我的家乡四川是个盆地,人们蜗居在这片得天独厚、水土富饶的土地中,享受着美好安逸的生活,同时也渐渐失去了对盆地之外世界的好奇心。而我的父母却怕我像那吠日的蜀犬一样,被这“盆地意识”所禁锢,于是把我送到了北京,这个国际化的大都市。一年之后,我便又马不停蹄地赶到了法国。

  作出来法国的决定时,我并没有特意地去思考过为什么要踏上这片土地,只是觉得既然祖国给我提供了这样宝贵的机会,就应该抓住。直到办签证时,有一个程序叫做面签。“为什么要去法国”这个问题在签证官的询问下变得不可避免。我于是用我早已准备好的话回答道:我在国内的学习遇到了瓶颈,我希望能够在法国发现一个新的自我,再次起航,追逐我的梦想。末了,我还加了一句——我非常热爱我的祖国,我希望通过一年的学习成就更好的自我,好回来为国效力——表示我回国的强烈愿望并且抒发了我真挚的爱国之情。这样一来,我顺利拿到签证来到了法国,开始了我“追梦”的一年。

  逐梦的路总不会是那么简单,背负着来自亚欧大陆另一端的使命,我作为家人希望的寄托,独自在外奔走着,难免在某些时候,会有些累,所以便停下脚步,索性自我放纵着,几乎忘记了曾经想要和祖国一起变得更强的梦想,只是漫无目的地抱着手机或是电脑在无眠的黑夜中越沉越深。可是往往在一夜的放纵之后,偶尔平静下来的思考让我感觉到自己真的好渺小。追梦的路变得越来越不简单,我也越来越领悟到自己所在的位置,原来我在很后面很后面,而无数奔跑在我前面的人,他们或是在某个方面天赋异禀,或是付出了比我多很多的努力,由此而得以跑在前面。总之,清醒着的时候,觉得自己特别渺小,因为能力不够而弱小,也因为被远远地甩在身后而显得是那么不起眼而渺小。

  鲁迅说,人最痛苦的是梦醒了无路可走……

  我走在逃离生活的路上,却与生活不期而遇。

  生活。

  醒了!

  我又想起在白天的活动中,老师发的小小的五星红旗在我手心里慢慢展开时的感觉,那久违的大气的红和尊贵的黄刺激着我的各个感官,使我清醒。于是深埋在心底的最初的梦想随着奔腾的血液往上升腾,然后攫住了我的脑袋——和祖国一起变得强大,守护人们头顶的那片星空,以及星空之下,他们的家园。难以名状的情愫疯长上我的心头,我忽然很想念我的祖国,想念亲爱的五星红旗,想念我们久违的国歌——《义勇军进行曲》。再想到已经是2019年了,风也好,雨也罢,我们的新中国一路走来,不忘初心,度过了她70周岁的生日,那是一场令所有华夏儿女热血沸腾的盛典。我强烈地意识到我的祖国已经而且还在不断地变得更强大。而我和我的祖国,我们曾经有过一个守护星空的约定。那我呢?

  现在是2019年,我二十岁了。

  二十岁,过去的光阴不再来。在岁月的流逝中,我感受到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总是在告别,告别生命中的生命,告别走过的风景,告别过去的自己。在不断的告别中,我发现一切以美好冠名的时光都走得有些匆忙,而我也终将会告别我在沙托鲁的留学岁月。沙托鲁坐落在法国的乡下,这里的生活,宁静而舒适,人和自然一起,就这样润物细无声地如草木一般昼夜成长着。我应该立即停止在日复一日对未来未知的恐惧中,一边因麻痹自己而犯困,一边又因不时的清醒而挣扎,我应该从容地享受这赏味期限将至的美好时光。而这期间的所学,无论什么,都是诠释世界的一种方式,它可以使我成长,让我能够在回去之后为祖国作贡献。

  此刻星辰就落在我的头顶,我伸手取下其中最亮的五颗,放在我火红滚烫的心上,好把五星红旗烙进我的身体里。我抬头望着东方,我的祖国所在的方向,唱响了我的国歌,我久违的《义勇军进行曲》。

  星光不负追梦人,但求无愧于心。(作者系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法国夏斗湖学院学生)


文章中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

神州学人杂志及神州学人网原创文章转载说明:如需转载,务必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

责任编辑:贾梦溪


相关新闻

更多>>精华内容

更多>>最新政策

Copyright©1995-2019 Chisa.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编辑制作:神州学人编辑部 法律顾问:北京市法大律师事务所
备案编号:京ICP备05071141号-6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101083516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7039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chisaeditor@sina.com
联系电话:0086-10-82296680 传真:0086-10-82296681
电子邮件:tougaochisa@aliyun.com 技术支持: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