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家网上媒体1995年1月12日创办    2001版 2003版 2007版

1. 长按二维码图片,保存至手机扫描二维码。

2. 使用微信打开此网页,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

母亲节到来之际在比利时中国留学生致父母的家书

不忘初心 与老爸老妈共同进步

发布时间:    来源:神州学人 

老爸老妈:

  家里一切安好?

  本以为国内时间现在已经是母亲节了,傍晚6点踩着点儿发的“母亲节快乐”是希望您一起床就能看到来自千里之外的女儿的祝福和想念。

  发完之后才意识到自己搞错了日期,周日也就是5月10日才是母亲节。祝福尽管早了点,但我对妈妈的爱是最真的,哈哈。

  儿行千里母担忧,尤其我是第一年刚来比利时,再加上近几个月新冠肺炎疫情来势汹汹,你们更加担心。你们在视频里的唠叨我都谨记在心,这边一切安好,请你们放宽心,下面进行详细“汇报”:

  本着不让你们为我担心的原则,我认真执行自我隔离、勤洗手、多运动、规律营养饮食的防疫措施。自从比利时实行“软封城”,鲁汶大学关闭实验室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去过距离宿舍楼500米以外的地方,很幸运的是超市就在我宿舍楼前,我可以平均三个星期囤一次货,去之前都会带好驻比利时使馆发给我们留学生的口罩和之前自己买的一次性手套做好全方位防护,写好需要买的东西清单,然后速战速决。每次我都囤很多牛奶鸡蛋、绿色蔬菜和新鲜水果,从超市回来就会洗手洗澡洗衣服,全方位清洁一遍。

  对于自身安全问题,无论是实验室安全还是现在疫情下的安全问题,我从不马虎,也不敢马虎,因为我知道,远在千里之外的我,能为你们做的只有少让你们担心。

  最最重要的安全问题说完了,现在说点儿轻松有趣的事儿,来比利时的留学初体验。

  记得刚到比利时的那天,出火车站就在下雨,我掏出了透明小雨衣(内心OS:这是真正的未雨绸缪,就知道欧洲总下雨,甚至有点小骄傲,感觉自己做足了准备),推着行李箱等公交车,无聊中打量这座安静的城市“鲁村”,清晨的昏暗在雨中显得阴沉,朦胧的光撒在典型的矮小尖尖的欧式建筑上,公交站台上灰白色的鸽子们“咕咕”地在人们的脚边儿转悠着,高鼻梁的人们用我听不懂的什么语有节奏地交谈着。

  忽然,交谈声大了起来,公交车的到来让所有人躁动起来。我拎着箱子上了公交车,用英语和谷歌地图费劲地告诉司机我的目的地,因为我住的地方叫“IJZERENMOLENSTRQAAT”,说实话,我到现在都没弄明白‘I’‘J’‘Z’三个字母拼起来该怎么读。

  坐上公交,透过车窗,两旁的建筑还没等我细看就被公交车甩到了角落消失不见,只是依稀感觉市中心是很老的建筑风格,就像北京二环以里,道路的宽度几乎与公交车一般,甚至几次我都感觉公交车就要和马路两旁的房子擦上了。刚下飞机的不适再次袭来,我只得闭眼感受着这座城市……

  接下来的一周,各种跑手续——学校报到、办保险、办银行卡、签入住合同等,置办生活用品,小到喝水的杯子,大到吸尘器,从城东跑到城西,那时还没有学生公交卡,每次乘公交都要花3欧元,有时不舍得便从市中心走着回来。然而,无论我走多少次,鲁汶就像一个大迷宫,两边的建筑怎么看都一样的眼熟,道路却感觉常走常新,若没有地图,我怕是连门也不敢出了。

  对于我,刚开始一个月一切都是新奇的,就像刚上大学时军训的那一个月一样,忙碌充实和紧张,顾不上太多的思念。后面进入实验室也是一样,所有的东西都是新的,课题是新的,环境是新的,人更是新的(我花了一周的时间才把实验室的15个人名记住),所有的一切挑战和困难都要一一克服,好在这边有诸位师兄师姐以及同级小伙伴的支持帮助,加上我天生性格开朗,融入得很快,投入到新的生活中我也不是很想家,每日必备的微信聊天和视频让我感觉和在北京读书没什么区别。

  直到疫情来临。

  除夕前夕,国内疫情暴发。我在这边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每天上学路上、中午吃饭的时候给你们打电话,担心过年期间还每天在单位值班的老爸。一个多月后,欧洲疫情暴发,这次换你们担心我了。每天唠叨得我开始烦躁,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换位思考了下,意识到,你们完全是无意识地唠叨,就和一个月前的我一样。

  来比利时7个月了,是到目前我离开你们最长的一段时间了,思念就像宿舍窗外的树叶,日渐茂密,不知不觉就从嫩芽长成枝繁叶茂。每次隔着电脑、手机屏幕视频和你们通话,如同隔靴搔痒,望梅止渴。但我知道,这7个月,你们对我的想念更甚。

  化解相思之苦,必得充实忙碌可解。疫情期间的宝贵调研时光不可浪费,有句老话说得好,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老妈,《三体》你读完第一册了嘛?第二册才开始真正的三体世界,你快点读,我们可以交流读后感呀!老爸,家里不订《读者》《意林》很久了,你没喜欢的书可读了,哈哈!我在读大部头英语专业著作,是消磨时光的“利器”。

  忙碌起来,共同进步,不忘初心,砥砺前行,与老爸老妈共勉!

  最后的最后,老爸老妈,我爱你们!

  乖闺女李冰玉

  2020年5月8日

比利时时间晚上8点半,天尚未黑,书于宿舍窗前


文章中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

神州学人杂志及神州学人网原创文章转载说明:如需转载,务必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

责任编辑:赵冰


相关新闻

更多>>精华内容

更多>>最新政策

Copyright©1995-2020 Chisa.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编辑制作:神州学人编辑部 法律顾问:北京市法大律师事务所
备案编号:京ICP备05071141号-6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101083516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7039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chisaeditor@sina.com
联系电话:0086-10-82296680 传真:0086-10-82296681
电子邮件:tougaochisa@aliyun.com 技术支持: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