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家网上媒体1995年1月12日创办    2001版 2003版 2007版

1. 长按二维码图片,保存至手机扫描二维码。

2. 使用微信打开此网页,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

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给父亲的一封信

发布时间:    来源:神州学人 

老爸:

  见字如面。

  还好这信不是手写的,不然你肯定又要笑话我的小学生字体了。今天我这里是阴天,一直在下雨,可是家里却是大晴天,阳光满满。

  最近妈妈每天都要给我打视频电话,一天不接她都会担心得睡不着。在我妈眼里我还是那个受不了委屈的爱哭鬼,所以爸爸你任务艰巨啊,要多给她做做思想工作,让她对我放心,我已经是可以独自面对风雨的大人了。

  18年本科毕业的时候,我选择来俄罗斯做汉语教师,我妈因为觉得距离太远,极力反对,还是老爸你做通了她的工作。我知道因为我在家里最小,从小被哥哥姐姐照顾着宠爱着,你们总觉得我还是个孩子。在俄罗斯的这两年,我从煮粥糊锅、炒菜扒锅的厨房杀手,成长为一名做得出大盘鸡、杀得了新鲜鱼的大厨;也从一个在家酱油瓶倒了都不扶的懒虫,变成一个换灯泡修水管的好手;更重要的是,我从一个迷茫无措、时常需要安慰的小孩子,长成了担得起责任、做得出成绩的老师。

  我刚开始工作的时候真的很不知所措。虽然经过专业培训,但是我真正站上讲台时,才知道为师之难,更别说是给外国人当老师,更是不易。有年龄很小的俄罗斯小学生来学汉语,但他们俄语也才只算初级学者,俄语不太懂,汉语更是零基础,年纪又小又淘气,我只能唱跳教学,还得哄孩子,一节课上下来比跑了个800米还累,头脑充血心脏狂跳。但是当他们每次见到我,用汉语喊着“老师好”冲过来抱我的时候,我又觉着自己像喝了运动饮料,力量十足。

  你还记得去年我刚开始工作第一个月,很少跟你们视频,知道为什么吗?我猜我妈又要想,“嗯,还不是怕见到我们忍不住要哭”。嘿嘿,不是的喔,那是因为刚开始我用嗓子没经验,课又多,声音哑了有半个月,后来我嗓子好了,我不仅有了讲课时保护嗓子的经验,我还有了亦师亦友的学生。我有一群叔叔阿姨年龄的“大学生”,我嗓子哑了又不想告诉他们,就只能说我这是因为有点儿不习惯俄罗斯的天气。但是有个学生是英语老师,她轻易看穿了我的“小谎言”,连着给我带了一周的糖梨水,她说“这是每个老师都会经历的,没关系的”。她不仅是我的学生,更是朋友,在俄罗斯疫情刚开始的时候,城市里已经买不到口罩了,也是她专门跑来给我送口罩,就是靠着她送的口罩,我们一直坚持到收到祖国的“健康包”。对了,前段时间她有了个小孙女,她让我给小孩子取个中国名字,还说要用我的姓。我激动得一晚上没睡着,最后起了大俗又意义重大的名字——鹿糖。嘿嘿,老爸你们好好猜猜我为什么起这个名字,明儿我给你揭秘。

  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想让你们知道,我真的已经不是孩子了。即使现在俄罗斯疫情有些不乐观,但是不用担心我,我在这里有同事,我们互相鼓励相亲相爱;我在这里有朋友,我们共同学习相互帮助;重要的是有祖国做后盾,不怕风也不怕雨。

  爸,我还记得我毕业时你给我写的信,有几句是这么说的,“急功近利的是人,不是这个社会,希望女儿做事永远踏实认真,不浪费时间,不后悔决定”,我觉得我做得挺好的,我每天都有收获,每天都更坚定了自己的选择。

  哎呀,这信写了好久,雨都停了,外面有彩虹了。这不就正是“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等疫情这场风雨过去了,我就要回家啦,应该赶得上吃咱们新疆甜甜的大西瓜。

  女儿:鹿胜男

  于俄罗斯新西伯利亚

IMG_20190616_211238_mix01.jpg


文章中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

神州学人杂志及神州学人网原创文章转载说明:如需转载,务必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

责任编辑:贾梦溪


相关新闻

更多>>精华内容

更多>>最新政策

Copyright©1995-2020 Chisa.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编辑制作:神州学人编辑部 法律顾问:北京市法大律师事务所
备案编号:京ICP备05071141号-6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101083516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7039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chisaeditor@sina.com
联系电话:0086-10-82296680 传真:0086-10-82296681
电子邮件:tougaochisa@aliyun.com 技术支持: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