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家网上媒体1995年1月12日创办    2001版 2003版 2007版

1. 长按二维码图片,保存至手机扫描二维码。

2. 使用微信打开此网页,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

又是浴兰时节动

发布时间:    来源:神州学人 

  两天前,母亲来电问我打算怎么过端午节,我一下子愣住了。电话那头的母亲仔细地叮嘱着,我也就只是哼哼哈哈地应付了两句,无心多听母亲的念叨,便挂断了电话。

  放下电话后,我盯着黑下去的屏幕久久地愣神,心头忽然涌现出欧阳修的那阙词:“正是浴兰时节动,菖蒲酒美清尊共。” 浴兰节,应该是多么热闹的一个节日啊!想着想着,一股凄凉劲儿渐渐包裹住我。我告诉自己,应该动起来,去做些什么,让自己开心起来。我穿上鞋,拿起钱包,夺门而出,向着华人超市冲去,直奔售卖粽子的货架。

  上了电车的我,情绪逐渐平复下来,瞟了眼手机上的日期,不知不觉中,大半年又过去了。我一边感慨着白驹过隙、岁月荏苒,一边回忆着上半年发生的事情。这个庚子年,波澜四起,并不平静,年初的疫情让我们人心惶惶,一些种族歧视的现象让我们这些留学生的心中惴惴不安。

  “叮~”

  手机发出的声响拉回了我的思绪,是微信公众号的推送,内容大致是祖国给远在他乡的游子发放“健康包”。我虔诚地阅读着来自祖国的消息,不放过一字一句,生怕漏掉一个标点符号。一时间,心潮澎湃,这大概就是“万里近吾乡”吧。

  抵达超市后,站在货架前,打量着玲琅满目的粽子,一句“五色新丝缠角粽”萦绕在我的脑海中,久久无法散去。我忆起小时候过端午节时奶奶包的粽子。每年的这个时候,家里都会准备两大盆淘洗干净的糯米还有粽叶,一半包做白水粽,一半包做蛋黄咸肉粽。从小到大,我都对包粽子一窍不通,每次都是净帮倒忙,但对于吃粽子我倒是在行。白水粽蘸糖吃,吃的时候心里头甜甜蜜蜜的;咸口的蛋黄粽,吃过后整个人得到了浓浓的满足感。后来吃过很多种粽子的我发现,这两种粽子在我心里头占据着绝对的地位——不论外边的粽子用料有多么的奢侈,吃法有多么的讲究,于我来说都少了那股子烟火味儿,奶奶牌粽子是家的味道。

  粽子买完了,可我总觉得还缺了些什么。到底缺了些什么呢?我在街上,漫无目的地飘荡着,如一只游魂,隐约中回想起那么一句诗“浴兰汤兮沐芳华”。刹那间,我恍然大悟,原来我缺的是那兰草。幼年时,我并不懂得为何要将兰草煮汤、沐浴,只觉得的它的味道我并不喜欢,面对它时,还有那么一丝丝厌恶。上学后,才懂得端午节是为了纪念屈原;读了《楚辞》,才明了浴兰是为了除去污秽持以赤子之心。随着年龄的增长,才发觉屈原的“浴兰”,是他的气节,是“利于国者爱之,害于国者恶之”这种中华儿女不能忘记的气节。

  归家途中,落日余晖。我看着残阳之景,竟然没有出门时的那种寂寥之情。

  远在他乡,尝到故土的味道,我的思乡之情有了几分舒缓。羁旅异乡,收到祖国的回应,倒觉得有几分“暮然回首,那人还在灯火阑珊处”的意思。

  到家后,将粽子放上蒸锅,打开手机,给母亲发了几句话,“放心,我很好”“端午节我想好怎么过了,我买了粽子,但是还是很想吃奶奶包的”“不要太担心疫情,祖国开始发‘健康包’了,中国一直很给力的!”

  看着蒸锅上飘起的袅袅轻烟,一时间香气四溢,原来又是一年浴兰时节动。(作者系澳大利亚墨尔本女子中学中国留学生 供稿/驻墨尔本总领馆教育处)

  

文章中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

神州学人杂志及神州学人网原创文章转载说明:如需转载,务必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

责任编辑:赵冰


相关新闻

更多>>精华内容

更多>>最新政策

Copyright©1995-2020 Chisa.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编辑制作:神州学人编辑部 法律顾问:北京市法大律师事务所
备案编号:京ICP备05071141号-6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101083516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7039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chisaeditor@sina.com
联系电话:0086-10-82296680 传真:0086-10-82296681
电子邮件:tougaochisa@aliyun.com 技术支持: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