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家网上媒体1995年1月12日创办    2001版 2003版 2007版

1. 长按二维码图片,保存至手机扫描二维码。

2. 使用微信打开此网页,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

思乡絮

发布时间:    来源:神州学人 

  夏天还没来得及撒欢

  就被秋天扒去了外衣

  金黄色的落叶

  跳着舞带着梦寻找着落脚处

  年少的心揣着幻想

  带着懵懂的追求

  ——飞向海的这头 

  新冠的魔爪封住了校园 

  封住了交流 

  却封不住海那头的问候

  月饼的香味

  浇醒儿时的梦

  站在海边

  倾听海浪迎接祖国双节歌唱

  听那汽笛

  把东方黎明的号角传递

  2020年10月1日


  北海道的秋天今年似乎来得格外晚。听人说9月本是树叶飘零的季节,可今年此时阳光却依然刺眼。行走在札幌的路上容易让人失去说话的欲望,也不知道是因为气候,还是对疫情的忧心。

  不知不觉又是一年中秋节,今年轮到我一个人单薄地从青春罅隙间走过,穿过札幌的市花铃兰和市树丁香,穿过北海道特有的黄杨树,穿过时隐时现的悲喜和无常。

  作为一个出生在中国北方小城的人,每年的中秋节除了一家人团圆外,还得坐下来吃饺子。记忆中每年的这时候,妈妈就会早早起床准备团圆饭,买好猪肉和大葱,拌好辣子,还有亲手做的月饼......早晨的第一抹阳光穿过云层,透过厅堂映在妈妈的脸上,隐约中透着一丝温柔。

  可这场景我已很久没有看到过了。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生活的日子,戒掉了以前睡懒觉等着被人叫起来的习惯,开始一个人做饭,一个人逛街,一个人呆呆眺望远方看风景。今年是19年才有一次的“双节临门”。回忆起祖国去年盛大的70周年阅兵式,身处异国似乎更能体会到“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情感,祖国母亲的一切,都让我分外关注。

  早上和父母视频时,我看到他们刚刚染好的头发间透出的一丝白色,心里不由得一颤。兴许是没有掩藏好,终是红了眼眶。虽是尽力掩藏但还是失败,爸爸以为我是想家,给我即兴做了一首诗,名《思乡絮》,安慰我说等读完书就回家。在爸爸眼里或许我一直都是个长不大的小孩,他总是给我许下这种那种承诺,期待着我会像小时候一样,在屋外玩摔了个跟头哭得正响时,他只要拿出一颗糖我就会停止哭泣,眼珠子滴溜溜地盯着糖。

  我突然想起了太爷爷。太爷爷住在老家,是个很传统的庄稼汉,不苟言笑,一天到晚吃饱了,就坐在马扎上抽袋烟。他养了条大黄狗,每到这个时候大黄狗会趴在旁边眯着眼。一狗一人,不说话也不交流,像幅画却又有流动的情绪。

  太爷爷对我很好,一点重男轻女的念头都没有。小时候我每次回老家,他总是亲切地拉着我带我进屋烤火,总是拉着踉踉跄跄的我穿过田埂,带我去村口小卖部买吃的。每次他都恨不得把所有好东西都塞给我,哪怕村里的小卖部根本就没有多少小孩子喜欢的东西。

  每当我要走时,他总会拉着我的手,摩挲着看了一遍又一遍,柔声说道:“再待会儿,再待会儿。”

  满眼的欢喜,满腔的孤独。可年幼的我不懂,心中依然想着家里那些玩具,想着回家后要赶快开电视看《美少女战士》,想着要找这个那个小伙伴一起玩.......

  现在,2020年,我的太爷爷没有了。其实他走了好多年,连带着带走了我回老家的最后一丝念头。从那之后我再没回去过,大概是怕触景生情。日本是个老龄化社会,每次在大街上看到老人颤颤巍巍地赶路,我总会醍醐灌醒般想起当年那个踉踉跄跄的自己,想起牵着我的他。逢年过节的时候想他,春天来的时候想他已经看不到这景致,高兴的时候想他,难过的时候想他,担心别人忘了他,又害怕别人提起他。

  初中时我曾疯狂迷恋郭敬明,他在《夏至未至》里写过这么一句话:“一个人如果站在望不到地平线的大地上,那么他就会觉得人潮汹涌却没有朋友,于是就会分外的感到孤单。”我一直在嘲笑他的情绪太过自溺,未曾想当自己真正经历时,这种刺骨而来的孤独感会这么凛冽。或许这就是成长的代价。

  多年之后,我审视着自己,独自坐在沙发上敲打下这些文字。窗外马路上车水马龙川流不息,可屋子里另有一条暗色小河在不停流淌。那些曾经的彻骨的欢喜和痛苦都已随时间淡去,时钟和朋友圈都在告诉我又是一年中秋和国庆节。一个本该与家人团圆的日子。

  我莫名想起之前和家人过的那个中秋节。我从小怕冷,那年我穿着厚厚的白色羽绒服站在屋顶,双手捂在嘴上哈出一团团的白气。凌晨时分各家放着各式烟火,璀璨而明艳。烟花在黑色的天空里炸开来又消失不见,火光飞散,明亮耀眼,冷艳乖张。

  思绪一转,我回头看着餐桌上摆着的不知从哪里买来,已经煮好的速冻饺子。饺子冒着热气,一口没动,泛着孤独。

  烟花真好看。不知道遥远的北京,遥远的家乡,那里今年还有没有放烟花。

  2020年10月4日

  (作者系日本北海道大学环境科学院中国留学生  供稿/北海道大学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文章中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

神州学人杂志及神州学人网原创文章转载说明:如需转载,务必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

责任编辑:惠娟


相关新闻

更多>>精华内容

更多>>最新政策

Copyright©1995-2020 Chisa.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编辑制作:神州学人编辑部 法律顾问:北京市法大律师事务所
备案编号:京ICP备05071141号-6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101083516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7039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chisaeditor@sina.com
联系电话:0086-10-82296680 传真:0086-10-82296681
电子邮件:tougaochisa@aliyun.com 技术支持: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